企业文化

HM最新声明称“希望做负责任的采购者”但全文没提到新疆

  www.nmglu.cn【环球网报道】据界面新闻刚刚消息,H&M公司3月31日在一份最新声明中宣称,公司对中国市场的长期承诺“依然坚定”,公司希望做“负责任的采购者,不论在中国还是世界其他地方”。值得注意的是,H&M声明全文并未提及新疆,也没有对该公司去年为何发布“我们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原材料”的声明做出解释。

  中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我们对中国的长期承诺依然坚定。在中国发展了三十多年,我们见证了中国纺织业的显著进步。作为创新和技术的前沿,中国显然将继续在整个行业的进一步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我们为我们的供应商能够参与到这一发展中来而感到自豪,我们希望继续与中国的合作伙伴和利益相关者一起为推动行业进步做出贡献。我们希望在中国和其他地方成为一个负责任的采购者,目前正在制定前瞻性的战略,并积极开展下一步的材料采购工作。我们希望与所有相关的利益相关者一起合作,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共同打造一个更加可持续发展的时尚产业。

  作为一家全球性的公司,我们遵守所有业务所在市场的当地法律和监管框架。我们的公司价值观建立在信任、尊重、诚信和对话的基础上。我们希望专注于我们的核心业务和我们最擅长的领域——将时尚和设计带给世界各地的客户。

  我们致力于重新获得中国消费者、同事和商业伙伴的信任和信心。我们相信,通过与利益相关者和合作伙伴的共同努力,我们可以在发展时尚产业、服务客户和尊重客户的方式上迈出步伐。

  作为事件始作俑者的H&M(Hennes&Mauritz),3月24日在其中国官网发布声明称,H&M集团一贯秉持公开透明的原则管理公司的全球供应链,并不代表任何政治立场。

  声明还表示,H&M集团通过全球认证的第三方来采购更可持续的棉花,并不直接从任何供应商处采购棉花。H&M集团一如既往地尊重中国消费者,致力于在中国的长期投入与发展,目前在中国与超过350家生产厂商合作。

  时间财经拨打H&M中国官网电话,一位工作人员回应称,对于公司后续如何处理此事,目前尚不知情,可关注公司官网或微博。

  鞋服行业分析师、上海良栖品牌总经理程伟雄对时间财经表示,以H&M为代表的部分欧美品牌,依然还是那种高高在上的救世主心态,这种显然和政治挂钩的声明对于一个全球品牌而言是不可取的。

  程伟雄还表示,中国市场作为国际品牌的重要海外市场,收益增幅非常可观,“脑残式声明”必然对国人的消费产生反作用,更加激发年轻消费者的爱国热情,大概率会用行动来表达对H&M为代表欧美品牌的鄙弃。毕竟本土鞋服产业完全具备替代、迭代,超越国际鞋服品牌的产品、营销、资金、服务等实力。

  公开资料显示,H&M于1947年在瑞典成立,主要销售服装和化妆品,2007年正式进入中国市场。根据H&M官网,集团2020年净销售额为1870亿瑞典克朗(约1430亿人民币),在全球74个市场中共开设约5000点店铺。其中,中国内地有445家门店。

  H&M集团在官网声明称,集团对来自民间社会组织和媒体的报告深感关切,“我们严格禁止供应链中的任何形式的强迫劳动,无论是在哪个国家或地区。如果我们发现并核实与我们合作的供应商存在强迫劳动的情况,我们将立即采取行动,并作为最终结果,寻求终止业务关系。”

  该声明特意将新疆列为一项,称新疆是中国最大的棉花种植区,到目前为止,H&M集团的供应商一直从该地区与“更好棉花计划”(BCI)相关的农场采购棉花。由于在该地区进行可信的尽职调查变得越来越困难,BCI已决定暂停BCI棉花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许可。“这意味着,我们生产的棉花将不再从那里获得。”

  H&M集团还进一步表示,公司不与位于新疆的任何服装制造工厂合作,也不从该地区采购产品。此外,还对所有与在中国合作的服装制造厂进行了调查。

  上述声明发布后不久,共青团中央通发布微博认为,H&M是在“越级碰瓷”,并表示新疆棉花不吃这一套。H&M“一边造谣抵制新疆棉花,一边又想在中国赚钱”,望H&M立即停止宣布虚假信息。

  接着,“H&M碰瓷新疆棉花”这一话题登上热搜榜,激起广大网友抵制情绪。随后,淘宝、京东、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也纷纷下架H&M相关产品。H&M大中华区男装代言人黄轩也通过工作室发布声明,称与H&M品牌已无合作。

  实际上,对于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歧视少数民族”等谎言,外交部已在多个场合反复澄清事实和线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表示,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强制绝育”等“侵犯人权行为”是个别别有用心的所谓学者和机构蓄意编造和散布弥天大谎,违背公理良知,中国人民强烈愤慨。

  财报显示,H&M集团2020财年销售总额为1870亿瑞典克朗(约1430亿人民币),较去年下降18%;实现毛利润935.44亿瑞典克朗,下降23.6%,毛利率为50%。扣除财务项目后的利润为20.52亿瑞典克朗(约15.59亿人民币),利润暴跌88.2%。

  值得注意的是,H&M集团2020财年在中国内地的销售总额为97.5亿瑞典克朗(含增值税),位列H&M集团全球前四大市场之一。

  2020财年,H&M在中国内地5个城市共开设了5家新门店,分别位于上海闵行龙湖天街、郑州优悠购物公园、广州美林天地、武汉壹方北馆和贵阳亨特城市广场。截至2020年财年年底,H&M在中国内地146个城市共拥有445家门店。

  与在中国市场新开门店截然相反的是,H&M在全球其他地方正在广泛裁员、关店。H&M财报称,2020年4月中旬,集团旗下约80%的商店暂时关闭,到6月,在全部的5058家门店里,仍有900家门店是关闭的,约占总数的18%,而中国的465家门店则全部开业。据H&M财报,仅有亚洲和大洋洲地区的店铺数是净增长的。

  截至2020年11月底的2020财年,H&M集团大幅削减了1.6万名全职员工,并关闭了58家门店。H&M集团CEO海伦娜·赫尔默森(Helena·Helmersson)公开表示,计划在2021年永久关闭250家门店。

  海伦娜·赫尔默森执掌该公司的第一年挑战不小,新冠肺炎让该行业陷入了几十年来最糟糕的经营状况。据彭博社报道,H&M的库存占12个月收入的21%以上,是Zara所有者Inditex的两倍多。

  据H&M集团3月15日公布数据显示,公司销售额在去年12月至今年2月期间下降了21%,因为在线业务的增长无法弥补因疫情而暂时关闭的1800家商店。根据路孚特(Refinitiv Smart Estimate)数据,分析师们均预测,H&M第一财季净销售额将下降30%。

  社交媒体上,网友发起#我支持新疆棉花#接力,包括不少新疆籍演艺明星在内的大V纷纷转发支持。相关热搜一度占领微博热搜榜的前十位。

  中国社会敏锐地捕捉到西方企业切割新疆棉背后,一些国家一些势力的远谋,从上到下,我们守卫新疆、保护新疆的力量,立时动员起来,团结起来,行动起来。

  同时,舆论也注意到一些掺杂其中的不那么理智的举动,以及试图搅浑水、高级黑、搞加速主义的力量。

  针对西方一些舆论和势力抹黑新疆,西方相关企业抵制使用新疆棉花的问题,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回答是:

  第二,有关新疆地区“强迫劳动”的指责,完全是个别势力炮制的恶意谎言,目的是抹黑中国形象,破坏新疆安全稳定,阻碍中国的发展。

  第三,给老百姓包括少数民族的群众提供更多的就业机会,一般正常人都会觉得是件好事,因为可以让人民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但是就有人认定一定是强迫劳动或者暗无天日的压迫,为什么?因为他们自己历史上真的就这么干了上百年,所以现在以己度人。

  总结起来:一,咱们新疆很美,新疆棉花很好;二,新疆人民有通过双手过上好日子的权利;三,西方一些人不要把他们对黑奴、纳粹的黑暗记忆往中国头上套;四,中国人是开放的,但不要拿开放要挟中国。

  而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也在同一天表示,所谓中国新疆地区存在“强迫劳动”,完全是子虚乌有,纯白无瑕的新疆棉花不容任何势力抹黑玷污。

  对于跨国企业在中国正常的经营活动和构建产业链供应链的努力,中国政府始终持欢迎和支持态度。

  对于个别企业基于虚假信息作出的所谓商业决策,中国消费者已经用实际行动作出了回应。希望有关企业尊重市场规律,纠正错误做法,避免商业问题政治化。

  同时,我们欢迎外国企业到新疆实地考察,也愿意为各国企业在新疆开展贸易投资提供积极支持。

  “纯白无瑕的新疆棉花不容任何势力抹黑玷污。”说得多好!这句话立即就上了热搜。

  中消协表态称,有关企业在华经营,应当严格遵守中国法律,切实落实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责任。我们反对基于虚构、诬陷之词,在消费品原料、产地等真实情况方面做虚假宣传,欺骗、愚弄国内外广大消费者;反对伪造事实、限制采购、歧视供应,侵害消费者对优质原料和产品制成的终端消费品的自主选择权;反对在华销售商品、赚取利润,却伤害中国消费者的民族感情、人格尊严。

  中国棉花协会也表态称,欢迎全球棉纺织产业链各方通过赴疆考察、第三方尽责调查等各种途径更多地了解新疆棉花产业的真实情况,呼吁国际纺织服装品牌商从业界共同利益出发,尊重中国市场,尊重中国消费者,中国棉纺织行业的开放与发展不会因为、反疆势力的打压而终止。

  作为社会性组织,中消协、中棉协的表态意义不小。关注国外动态的人一定有这样一种感觉,西方一些势力抹黑攻击中国的手段是多层次、组合拳,既有情报机构背后指挥,也有智库、媒体、NGO等多层联动,时不时就跳出来一个什么ACI、BCI的协会,要应付它,我们也需要多手对多手。

  佟丽娅、迪丽热巴、热依扎、古力娜扎、尼格买提等新疆艺人更在社交媒体上支持、代言自己的家乡。

  新疆的普通网友纷纷回忆起自己家里种棉花,小时候采棉花的经历。据他们介绍,事实上,到采摘季节,工人主要来自内地,很少有新疆本地的出去“拾棉花”,因为自己家都搞不完。

  况且,最近几年,新疆的棉花生产已经实现大土地大机械,完全不需要大量工人。

  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转发了视频并揶揄美国议员,该抹黑这是“强迫机器劳动了”。

  还有网友质疑,既然美国间谍卫星监视全世界,如此大规模的成千上万人的集体作业,美国情报机关居然连一张照片也披露不出来,都拿不出实锤,说明了什么?

  面对这样的声势,舆论注意到,风向起了微妙的变化,BCI上海办事处就回应称,BCI中国团队没有在新疆发现强迫劳动,品牌行为与其无关。但此表态仅代表上海代表处观点,总部也会有声明。

  同时,有网友注意到,BCI中国3月1日时曾发表声明,称从2012年开始对新疆项目点所执行的历年第二方可信度审核和第三方验证,从未发现一例有关强迫劳动的事件。

  舆论还注意到,BCI总部网站已经悄悄撤下了去年10月“关于尽职调查的声明”。

  而Zara母公司Inditex也疑似悄悄从官网撤下抵制新疆棉花的声明。

  有媒体24日晚到北京市西单大悦城的H&M门店采访,发现“店员一问三不知,顾客排队试衣”。

  这样的采访在社交媒体上引来批评,有网友指出,事件昨天下午才开始发酵,晚上就急匆匆跑去采访,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相关报道,立即被台湾岛内“独派”媒体捕捉,夸大成“北京实体门市却现排队人潮”,作为奚落我们的所谓把柄。

  还有的媒体在H&M、耐克中国门店外开起了直播

  有人在一些相关品牌签约艺人还没做反应之前,不是作提醒,而是激烈谩骂,而相关艺人随后实际上都发了声明。

  就像是配合好的一样,有人立即“回忆”起了2012年的事件,一顶半新半旧的帽子扣上来了——“经济义和团”。

  刀哥可以说,这些人就是所谓的“加速主义”,我反对不了你,就给你下套,鼓噪你走向极端,再传播出去,制造分裂。

  还有网友发现,所谓在耐克门口抗议,实际上是几年前詹姆斯中国行活动时,活动方因为现场组织问题遭参与者质疑的老视频,而焚烧鞋子的视频,也早在一周前就已经上传。

  耐克、阿迪网上直播间售货员爆出被骂哭的新闻,刀哥随便截取了一些网友评论,都在呼吁不要为难“打工人”。

  更有熟悉服装业的网友指出,大部分门店都是加盟店,不是老板。早些年其他一些抵制事件,出现过极端行为的,中国店家受损,而元凶至今毫发无损的情况,也是存在的。

  近几年,西方不停地以新疆人权问题抹黑中国,在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各种围攻下,BCI选择政治正确,在去年10月正式宣布不再给新疆的棉花提供该机构的国际认证。其后,如H&M等外国服装品牌也主动与中国新疆划清界限,污蔑中国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并宣称将永远不会使用来自新疆的棉花。之后,网友也翻出了其他外国服装品牌,如NIKE之前发的声明,指其也是抵制新疆棉花的品牌之一。

  同时,当我们仔细阅读NIKE的声明时,我们发现他在文中的用词是has not found evidence(没有发现证据),也就是说我没直接用新疆的棉花,我们的溯源工作也很复杂。但我们没发现有“强迫劳动”。

  对于如H&M这种主动挑衅的,坚决批判,同时也保持理性,提防混入人群中煽动情绪、煽动仇恨的反串黑。

  对于那些没有明确表示抵制新疆棉花的外国企业,我们要统一战线。如果有故意造谣的,我们需要把他们从谣言里拉出来,而不是把他们推到对立面去。

  整体上,我们有这样一种自信和底气:新疆棉花好,你们扺制,我们内销,损失的是你们;你们想用新疆棉花做文章,不好意思,没门,我们够硬够杠。

  反击西方以意识形态手段打压中国,将会是一场持久战,在人人有话筒的时代,恐怕我们每一个人,都要上战场。这需要战士的英勇,也需要参谋的智慧和眼光,最新报告显示程序员安心写代码4